Banner
首页 > 行业知识 > 内容
互联网家居租赁
- 2019-04-28 -

     对于共享家具企业来说,同样面临着生存难题,家具产品单价高、体积大,具有前期投入成本高、运维成本高的特点。而家具租赁按月起步,租金按月缴纳,现金流回笼慢,盈利时间被拉长。重要的是,家具又属低频次的耐用消费品,采购成本高,流通率低容易产生一定的库存量,其中的折旧率难进行评估,也面临翻新维修、物流等高额成本。


  a,比如在Dorm之前,深圳还有一个互联网家居租赁平台“租立方”,面向C端做家具租赁服务。但后来发现做C端的生意面临客户分散、不稳定、成本高、利润薄、消费者租赁意识不强等问题,于是2016年把重心转到了B端。李颖说,他们采取了与家居厂家合作的模式,这省去了家具购置、库存租房等高价成本。用户租用完后,家具将被回收至厂家,进行翻新维修,然后投入下一轮租赁

  这是互联网家具租赁

  并不是什么“共享”?

  b,但是,在很多业界人士的眼里,这不是“共享家具”,而是家具租赁。一个有力的佐证就是,深圳Dorm对自身的解读依然是“一个懂设计的互联网家具租赁品牌”。Dorm和中介合作,他们从中介手中获取房东资源,让投资客为家具租赁服务买单。Dorm创始人兰皓举了一个例子,有个客户,空房租金约2200元,但租赁了他们的家具之后,带家具租金达到2800元。


 c ,包租喵也将自己定位为互联网家具租赁平台,只有抖抖,将自己定位于互联网共享家具平台,它选择与家具厂商合作,到厂家挑选家具后,将家具信息挂在平台上供用户选择,根据用户下单情况直接从厂家发货。不过,有业内人士认为,“共享家具”依然是一种以共享为名、租赁为实的伪共享生态。真正的共享经济应该是消费闲置,而这种共享家具,都是创造新的闲置来进行租赁。


  d,但不管叫什么,重要的是有成功的先例。据记者了解,在美国、日本和印度,这种互联网家具租赁平台已发展较为成熟。例如印度较知名的家具租赁平台Furlenco,已经成为时尚的一个标签。记者仔细查看了产品,目前自如、魔方、蛋壳等公寓品牌推出的房源均自带家具,且打着拎包入住的概念。但年轻人不愿意折腾,但却喜欢追求品质,这样,他们是否会放弃“拎包入住”而选择租空房+租家具